首页> 都市言情> 唯我独法> 第五百五十九章 新秩序(2)

第五百五十九章 新秩序(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地龙原本是骑士们的标准坐骑,它的重要程度不啻于土地房产或农具耕牛对农民的重要姓。诸如银森家族一类的大型家族,都会有计划的培养此类坐骑,以供家族内的骑士使用。

    不过,无论怎样努力的培养,坐骑永远都是不够用的。

    战场损失、坐骑寿命、病痛和生育困难等等问题将随着坐骑等级的升高而升高,射人先射马一类的说法,在西大陆亦有相似的表述。

    普通的神术骑士也许能弄到一头健壮的地龙骑骑,相对弱小的斗技骑士往往只能在龙兽和象兽中进行选择。

    对这些军需官来说,买回金属或长枪类武器,属于因循守旧的曰常工作,买不到就是失误;而买回坐骑,则是一次完全的创新,买到了就是功劳。任何得到了坐骑的骑士或为了得到坐骑的骑士,都会显示出完全不同的尊敬。

    火龙神庙向来是最有钱的神庙,使者仗着囊中丰厚,黑漆漆的眼角带着期盼问:“您有多少幼龙,我们都要了。”

    地龙坐骑就是要从小开始培养,食物充足的情况下,它成长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他猜陈易拥有的地龙坐骑绝对不少,否则不会当着数个神庙使者的面提出来。

    但陈易说出的数量仍然大大的出其所料,开口就道:“幼生期的地龙,每100只一个单位,第一个月,我可以给你们每家提供一个单位,价钱,你们看着给吧。”

    “每家一百只?”火龙神庙的使者看看旁边,在场的有本家火龙,以及水龙、木龙和联军第二精锐军团的代表,4个人就要分走400只幼龙。

    算出这个数字的几人都疯了,水龙神庙的使者抢着喊道:“阁下,陈易阁下,幼龙我们全要了。”

    “每家100只,先这样吧的。”陈易再重复了一遍。

    使者们心有不甘,但都不说话了。

    身为神术骑士的陈易既然有“遵守誓言”的信仰,那他说出来的话就不能改变。第二次的询问,仅仅是他们的本能反应。

    每家100只的幼龙,很快分配了下去。

    这些体重在100公斤左右的“小东西”几乎长的一模一样,方头方脑的煞是可爱。木龙神庙的使者笑嘻嘻的将一只褐虎丢进笼子,方头方脑的地龙顿时露出狰狞的面目,用后槽牙狠狠的咬在褐虎的大腿上,奏出清晰的“咔嚓”声。

    褐虎痛的摇头摆尾,鬃毛乱的像是摇滚乐手,假如它有手的话。褐虎用锋利的牙齿反咬,但只发出“嘎嘣”的反弹声。

    幼小的地龙也懂得收紧皮肤,当它们那充满褶皱的皮肤收紧的时候,厚度就会变成褶皱的高度,从而抵御更强的咬合力。

    褐虎被地龙生生吞入了肚中。

    其他笼中的伙伴见到这血腥一幕,馋的个个流出了口水。使者们则兴高采烈,每个人都喜欢有力气的坐骑,越是“活泼”越好。

    “该付多少黄金给您?”

    “就像是我说的那样,你们想付多少都可以。”

    “是不是按照付款的最高价格来确定价格?”火龙神庙的使者不光数着自己带的钱,他还在计算其他使者带来的钱——如果能定一个价格,既是他所能承受的,又是其他人付不出来的,那就太好了。

    101只幼龙也比100只幼龙好。

    使者非常确定,就算自己剩下的钱全都花完了,只要能多带回去10只幼龙,绝对能得到所有人的赞扬。

    至于以后——战争期间,神庙为神术骑士和高阶斗技骑士花钱,一定是不遗余力的。更进一步的考虑,他甚至怀疑陈易能够提供多少地龙幼崽,这可不是运兽和象兽一类的蠢笨动物。

    陈易饶有兴趣的看着火龙使者的表演,最终却摇摇头,道:“你们可以先带回地龙使用,下次来的时候,再带回相应的款项,多少都行。”

    最后一句,他都说了三遍,再笨的人也知道不再问了。

    几百艘帆船用了五天时间,才将两艘货轮带来的物资全部运走,它们同时运走的还有拆成废铁的货轮本身。

    陈易、船工以及骑士们乘坐下一班的轮船回到西江城邦,而接下来的轮船不免又有被拆解的。

    地球上有的是年届已久的破船,用了三五十年的老旧渔船比比皆是。武馆的港口部门愿意出面收购,几乎是有多少要多少,它们在江宁经过一番拆解后,再运动西江城邦拆解,然后将剩下的部分开到距离300公里远的简易码头上来,进行最后一轮的虐待,最终让它产生最大价值。

    这种做法的好处是降低了运输压力,神术骑士拉动一艘3000吨的轮船明显方便于几百上千节的火车车厢。

    不用说,需要的神术骑士数量就更多了。

    陈易返回西江城邦后,又进行了一次信仰大典礼。这次采取乃是演唱会形式,几个明星在台上又唱又跳,山海一样多的歌迷在台下又喊又叫,十几位签字签到手软的神术骑士又傻又愣,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憧憬。

    疯狂的人群,永远是宗教人士的梦想。

    “他们的祭祀真能喊啊。”新来的斗技骑士自然以为台上的是祭祀了。

    还有人则佩服的说:“他们的信众真是虔诚,竟能吼叫这么长时间,而且总是配合祭祀。”

    对于西大陆的先生们来说,能配合祭祀的受教育的信众是非常难得的。

    “这个叫歌迷。”银森祝坐在舞台下的椅子上,喝着淡啤酒。他在武馆创造的积分体系中名列前茅,做了许多神术骑士不愿意做的事儿,终于获得参加庆典的第一序列的资格,从而有机会增加自己的神术等级,或者神术数量。此时此刻,正是他应当庆祝的时候。

    顶上再次传来“哇哇”的吵闹声,几个骑士闭上眼睛,露出享受的模样,丝毫不介意曾经签署过的数千页文件。

    “啪啪”的烟花,像是本源能量来袭的庆祝。

    这是今年最大规模的演唱会了。

    除了演唱会现场的8万人之外,还有数十万人在体育馆外等着,江宁市政斧专门修造的大屏幕,尽其所能的复制了现场的场景。

    “至少能诞生5名神术骑士了。”银森勇站在金鳞大厦顶层的落地窗前,望着下面热闹的人群。

    “稍能填补些不足而已”陈易意犹未尽的舔舔唇。

    银森勇在地球上呆的曰子久了,很习惯的接话感叹道:“工业真是厉害,三四十个神术骑士的劳工还不够啊。”

    “做劳工,总是比上战场好吧。”

    “您要是问神术骑士们,他们肯定选战场。”

    陈易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不由摊摊手,笑道:“他们以后若是想上战场,有的是机会。”

    银森勇哈哈大笑,他虽然也签了严重不平等的合约,但是和现在的家伙们比一比,反而心情大好。

    其实也是陈易掌握的资源太多了。他散养几十只神术骑士轻松愉快,而普通的斗技骑士若不愿签署合约,却是一辈子都难晋级神术骑士。

    连续三天的演唱会极少见,评论家们欣喜若狂,各种评价远远不绝于耳。其中有趣者曰:歌手“声嘶力竭”,歌迷“奄奄一息”……鄙见者直说:闻所未闻的吸金狂潮——好像他们真的听闻过许多事似的。

    江宁陈系控制下的媒体不少,但对娱乐新闻并没有太大的兴趣,陈易懒得艹纵,顿时让各方记者找到了可乘之机,蜂拥而来,正如闻到了新鲜屎味的蜣螂。

    甚至还有自作聪明的先生,以为血气方刚的陈易有捧红某明星的意思,一时间上窜下跳,激动的恨不得生产个影视艳后出来。

    有同样念头的人不在少数,方钰和莫少秋就是其中之二。后者还特意带上橙G组合的女孩子们,奔着郊外练习场就去了。

    陈易在这里买下了两个相连的高尔夫球场,并重新改建成了牧场,高高的木栅栏竖在四周,充满了闲人免进的意味。

    莫少秋同名报姓后,方才获准进入,来接他的正是梁俞的叔叔梁实,曾经的飞虹高尔夫球俱乐部经理,却是心甘情愿的到新牧场来上班。毕竟,这里放牧的生物,不仅出乎意料,而且利润丰厚。

    等人上了车,莫少秋一边循着路走,一边问:“我说陈易怎么躲在这里纳凉,竟是把一个高尔夫球场买下来做庄园了?”

    梁实笑而不语,不好撒谎也不好泄密。

    莫少秋一眼看出来,“嘿”的一声,问:“有内幕?”

    “不是纯粹的庄园,我就能说这么多。”

    “难不成真的养动物不行?”尽管莫少秋去过西大陆,但坐在现代化的凯迪拉克轿车中,还是很难联想到异大陆的土著文化。

    说话间,车停在了一座木制的工棚前。

    一头3米多高的地龙好玩的钻出脑袋,好奇的望向排气管,并从鼻子里喷出浓浓的雾气,像是在比较似的。

    “竟然真的是在养动物。”莫少秋抬了一下头,又赶紧低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天上可是有卫星的。

    眼前粗糙的原始建筑,十有**也只是起个遮风挡雨避卫星的基本作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