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武炼仙尊> 第一百九十一章 因果循环

第一百九十一章 因果循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所周知,凤炎国最近一直在招兵买马,虽然如此,但是炎汐所率领的军队都是多年跟随炎九阳征战的老将领,忠心耿耿!

    当然这都是炎九阳为了平衡几个皇子与炎汐之间的势力才这样做的,若是让炎汐率领那些才招入的新兵,那会很不好掌控,所以所有的新兵是平均分布在几个皇子的队伍中的。

    虽然萧元的平西军也已经扩充到了足足三万人,但真正有战力的也只有之前和他一起攻打龙虎国后存活下的士兵。

    不过萧元相信,虽然那些士兵只有七千人,但是其战力至少也能相当于神勇大军的五万士兵。

    而这七千人组成了一个先锋团队,每人骑着一头上等骏马,朝着大炎王朝挺进。

    萧元有些茫然的坐在金蝉子的背上,这些天金蝉子和龙翎儿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回来的时候前足已经完全退化消失,只剩下后足,变得像是鹰爪一般,而它两片透明且极薄的羽翼长成了和小不点差不多的凤凰翅膀。

    整体看上去比起以前好看了许多,萧元知道,金蝉子定然是进化了。

    至于龙翎儿,此次却没有跟来,好像是收到了族中的传信,要他去处理一些事情,当然,到底是什么事情萧元无权过问。

    楼兰蝶和萧林也都留在了凤凰城,因为此刻正是动荡之际,皇城内也自然需要留些自己人,随时能够搜集到有用的情报。

    而萧元之所以茫然,是因为还沉寂在半月前的那次伏击,邪坠天以生命作为代价给他们争取了到了逃生的机会,但是也并未斩杀到他自己的仇人苏媚娘。

    萧元派人查了一下,当日回去之后,苏媚娘只是重伤昏迷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死去。

    所以,邪坠天的死对萧元是一次极大的打击,从进入修炼之路到现在,他可谓顺风顺水,哪怕是出征龙虎国,虽然差点丢掉了性命,但却得到了更大的奇遇,后来再加上黑谷之行,让他不管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是暴增,身边聚集了一大批高手。

    本来以为这样就能将林烈斩杀,但却没想到林烈隐藏如此之深,身边的势力强大到萧元无法理解。

    那一战之后,萧元也将林烈暗藏三大势力之一天灵宗的第一长老苏媚娘的事情禀报了炎九阳,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征战还是什么原因,炎九阳居然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对此事不闻不问,这样萧元极为失望。

    也从那一战之后,萧元彻底知道了他的敌人的强大,那是极为可怕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以往的想法太过可笑,把敌人当成猪来对待。

    然而真正被当成猪的,是他自己。

    看来想要报仇的路,还长着呢,还得不停的努力才行。

    虽然自己达到了六级傀儡师,的确有着斩杀武霸,对抗武神的实力,可那是必须建立在对方不动站在那里当活靶子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不然以六级傀儡师斩杀武神时凝聚庞大灵力时那漫长的时间下,武神早就已经将六级傀儡师斩杀无数次了。

    哪怕是萧元有着八级魂器在手,想要斩杀一名有准备的武霸同样极为困难,就更别说武神了。

    萧元就如同一个拿着手枪的孩童,武神就犹如一个成年人,孩童乱开枪之下,有可能打中成年人,但也极有可能被成年人反杀。

    而武霸就如同一个少年,反应快速,不给孩童出枪的机会一样能够斩杀孩童。

    但是,萧元这个孩童可不是一般的孩童,比起其他的至少要强上数十倍,就算不动用六级傀儡师的实力,也能勉强对抗一名武霸,就像之前他和林烈的助手林震对战一样,虽然被打得没还手之力,但却也没有完全落败。

    想到此处,萧元的心里极为自责,当初若不是他太过自负,低估了林震的实力,然后不顾一切的动用念力的话,可能邪坠天就不会死,死的多半是林震。

    但是萧元也知道,世上没有当初,没有后悔药,只有应该承担的后果。

    如今他能做的,就只有不断的变强,然后替邪坠天完成他生前交代的,杀掉苏媚娘后再将他们葬在一起。

    ....................

    金蝉子拖着萧元,走在军队的最前方,而此刻萧元的脸庞上,愧疚之意收敛,取而代之的浓烈的自信。

    以他现在的年纪就已经能够威胁到武神了,假以时日,还有什么是可怕的?还有什么能够阻拦他报仇?

    “这么长时间你总算走出阴影了....!”感受到萧元脸色和浑身气息的变化,一旁骑着骏马跟在萧元身旁的秦遥淡淡的道。

    本来他应该继续藏在暗中做萧元影子的,但是这段时间萧元有些消沉,他不放心,就直接跟在了萧元身边。

    而他的眼神却仍如往常冰冷。

    “你说,我当日不该救他么?”萧元却是反问道。

    秦遥知道萧元想要说什么,摇了摇头:“其实不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这是在这世上的生存之道,你保留六级傀儡师的实力并没有错!”

    “唯一错的,就是你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才导致了这一切,但你也不用太过自责,邪坠天遇上老仇人,本就已经没打算活着离开,并且强行催动天灵魔体,导致全身经脉尽断,就算不死也是一个废人,还不如死的好!”

    “可是他的老仇人苏媚娘并没死!”萧元沉声道。

    “没错,那也不能代表什么,她没死算她命大,你上次不是被剑刺穿心脏也没死?并且你也并未暴露你六级傀儡师的实力,这样说来,我们还有机会!”秦遥分析着一切,不带一点感情,好像这些事情都不关他的事一样。

    “呵呵,这倒没错,但是以一个武霸的命换一个机会,好像太不值了!”萧元淡淡道。

    “那以一段仇恨拉上所有人的性命来做赌注又值得么?”秦遥也淡淡的道。

    萧元一愣,顿时恍然,不错,一切的一切还是因为自己,若是自己不报仇,就不会发生这一切,邪坠天也不会死!

    所以邪坠天的死虽然看似和自己无关,其实就是自己间接性的造成的,而这一切,值得么?

    这关系着‘因果循环’,如同佛家经典,冤冤相报何时了?但萧元压根就没想过要‘了’,不管仇家是谁,哪怕是大炎王朝的龙震天,他也会无所畏惧,将其斩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