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武炼仙尊>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再生异变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再生异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嗤嗤…”融合着鸿蒙紫气、离精之火、金乌玄火的火焰在龙翎儿的身躯上燃烧了起来。

    产生出一股刺鼻的气味,犹如有着强腐蚀的硫酸正在腐蚀着腐烂的血肉一般。

    而在这股刺鼻气味的弥漫开来的同时,刺耳的尖锐之声也响彻也起来,只见那些缠绕在龙翎儿身躯上的黑火在萧元的火焰下,竟犹如跗骨之蛆,仍想死死的缠绕在其身躯上,但是奈何却又像是惧怕萧元的火焰,不得不褪去。

    萧元在一边虽不能动弹,但是见到其魔血的火焰已经开始缓缓消退,这才放下心来。

    “没想到这九幽魔血这么难缠。”

    不过,离水仍旧显得有些凝重,她虽对萧元说只有半半之数,但却是清楚的知道,萧元的火焰是能够熄灭九幽魔血的火焰。

    她可是水神的弟子,见证过当年那场毁天灭地的战斗,自然也见过龙族的人释放九幽魔血。

    她清楚的记得当年为了阻挡魔神,天龙一族至少有上千尊大能释放过魔血。

    后来天龙一族为了守护老祖宗元龙留下的元珠不被魔神的爪牙得到,更是有着上万条龙解开了九幽魔血。

    因为天龙可以说是被魔神诅咒的,而魔神被封印后,一直想要寻找机会重现世间,天龙一族的镇族宝物元珠就是打开九幽域大门的钥匙。

    因为当初封印魔神的时候,元龙舍身,以肉身化作九幽域的大门,并且其毕生修为全部遗留在了他留下的元珠内,并告知众大能,只要守护好元珠,九幽域的大门就永远不会被打开。

    可是找如今,九幽域蠢蠢欲动,魔神蠢蠢欲动,甚至九幽域大门经过了太过久远岁月侵蚀有些松动,加上人族内有人想要得到魔神的力量与九幽域勾结!

    可谓整个九幽域大门已经风雨飘摇。

    这些事,离水都是清楚知道的!

    所以,她看着龙翎儿的神色也有些复杂,因为龙族为那场战斗牺牲了很多很多。

    刚才即使萧元不答应她那三件事,其实她也会出手救龙翎儿的。

    而她之所以敢肯定萧元的火能够扑灭魔血的火,是因为她亲自见到过她的师尊水神,以莫大的法力救过一条释放魔血的天龙。

    而萧元虽没有她师尊那么强大的实力,但是却有着能够烧灭灵魂火焰的火,这是她师尊都办不到的。

    从某种程度上讲,萧元的火,已经超越了他师尊的修为,当然,修为并不代表战力。

    而从这种程度上来说,灵魂火焰是比魔血还要高级一些的存在,所以连灵魂火焰都能烧灭,自然也能烧灭魔血。

    黑色火焰在不断的退去,哪怕是只剩最后一丝,也仍旧发出不甘的刺耳之声,直至完全被萧元的火烧灭的最后一刻,依然想要继续残留在龙翎儿的身躯上做跗骨之蛆。

    良久后,九幽魔血的火才真正的熄灭。

    ………………

    待得那些火焰彻底熄灭后,离水这才走上前去,顺便也让萧元将火收了回去。

    “前辈,他没事吧?”离水还未说话,萧元便率先问道,虽然他的火将龙翎儿的魔血逼退,但是却知道,龙翎儿经过这样一番折腾,肯定伤势极重,靠他以万年参灵藕铸造的肉身,怕是难以支撑。

    离水玉眉紧蹙:“难说,他的肉身和灵魂都伤势极重,并且心智怕是已经被吞噬了大半。”

    正当离水话音一落,龙翎儿那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爆射出渗人红芒,而本来一直消失不知去了哪里的红姬舞杀枪也突然出现,直接把幻化出无数的花瓣向离水击杀去。

    每一片花瓣,都带着无比惊人的锋利气息和摄魂力,变成锋利的枪头,直刺离水心脏。

    好在离水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些,不然还真没办法躲开这一击。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仍旧让离水面色惊变,当下毫不犹豫的闪到一边,躲开了攻击后,眼神颇为凝重的盯着变了个人的龙翎儿。

    此刻,龙翎儿嘴角长出了极长的龙须,身躯之上有数处长出了白色龙鳞,屁股上也长出了足有三丈长的龙尾,已然是一个半人半龙。

    显然,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而整个身躯正在龙化。龙化倒也没什么,因为他本身就是龙,龙化只是回到本体而已。

    可是,龙翎儿这龙化貌似有些不对啊,真正的龙化,是以真龙形态转化,身躯变化成千丈庞大的巨龙,哪怕是才出生的小龙,也有数百丈的大小才对,而现在龙翎儿的模样,哪有半分真龙模样?只是有点龙化的人形怪物而已。

    其实,这并不怪龙翎儿,因为他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以人形形态龙化,完全是他体内的天龙气息想要钻出来,但是龙翎儿又失去理智,根本龙化不了,所以最后就只能这样半人半龙的模样。

    “他中魔已深,即使你的火焰将魔血烧灭,仍旧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后遗症,现在他虽然死不了,但是想要恢复神智,怕是有些困难。”离水躲开龙翎儿的攻击后,略显凝重的道,她手上拿着撑天柱,而后又望向了萧元:“你打算怎么应对?”

    “前辈,可有办法让他恢复理智?”萧元也显得有些凝重,他没想到,龙翎儿已被九幽魔血伤得这么深,不过这的确不能怪龙翎儿不够强,实在是九幽魔血太过凌厉霸道了,这不到三十个呼吸的时间,不但让龙翎儿生机逝去了大半,更是将其心智吞噬得干干净净,这可是比失去肉身还要棘手的事情。

    而萧元知道,离水作为水神的弟子,应该知道怎么解决龙翎儿的问题。

    然而,这次离水却是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抱歉,我没有办法,就算是我师尊怕也没办法。”

    离水虽然见过她师尊以**力救过一条释放过魔血的天龙,但那是因为那条天龙释放魔血的时间不过短短数个呼吸,可谓中毒尚浅,饶是如此,她师尊也极为费力的才救下了那条天龙,而当时,可是还有着其他的神灵帮忙,并且释放魔血的有着上千条天龙,最后也只救下那一条而已。

    所以,离水是真的没有办法恢复其神智了!

    “八阵玄棺,开。”离水的声音犹如天籁,话音化作一个个字符,将她手中的撑天柱缠绕,顿时,撑天柱嗡响,爆发出一阵红芒。

    “昂……”龙翎儿对于刚才一击没有击中离水显得有些愤怒,口中竟发出了龙吟,暴躁且庞大的摄魂力毫无保留的散发着,巨大的龙尾直接朝离水抽了去。

    而离水羊脂玉般的手掌提着爆发出红芒的撑天柱,身形一闪,躲开了龙翎儿的攻击后,直接来到了其身躯之后,将撑天柱击向了其后背。

    “前辈……还请手下留情……”萧元不知道离水要干什么,可是他知道,撑天柱坚硬无比,哪怕是他师尊唐正宗的太上剑也别想在上面留下一道印记,现在若是拿它攻击龙翎儿,即使龙翎儿有着龙躯怕是依然扛不住。

    “放心……我自有分寸,你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离水显得有些冷,狠狠白了一眼萧元,但是手下却不慢,撑天柱已经击打在龙翎儿的后背上。

    出奇的是,撑天柱没有产生多大的攻击力,而是在接触暴走的龙翎儿的那一刹那,不停变化,瞬息间就变成一个棺材大小,直接将龙翎儿吸了进去。

    “轰……”并且就在这一刻,地动山摇,以龙翎儿为中心处,方圆十丈范围的地带上,从地下钻出了八块和撑天柱一样颜色的铜墙铁壁,在撑天柱将龙翎儿吸进去的时候,这八块铜墙铁壁也汇聚到了撑天柱上,将其死死的包裹起来。

    “昂……”不甘和愤怒的咆哮不停地响彻,甚至狂暴的摄魂力也不停从撑天柱内发出,不过透过撑天柱发出的波动,已然没有了什么威力可言。

    显然,龙翎儿是被离水封印在了撑天柱内。

    “前辈,他被这样关在里面不会出事吧?”萧元知道撑天柱防御极强,当初他被救过一次,躺在其中可以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哪怕外面天翻地覆,在其中也如履平地。

    可是现在龙翎儿处于暴走状态,被这样关在其中,只怕突生意外啊。

    “放心吧,他现在虽然处于暴走状态,但是在撑天柱变化的八阵玄棺内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咆哮罢了。”离水重重的吐了口气,显然她封印龙翎儿耗费了不少灵力,这让本就伤势才平复的她显得有些吃力,随后,她将撑天柱收到了手中,淡淡的道:“你虽然抹除了他的九幽魔血必死的局面,但是却让他丧失了理智,这比他死怕是还要严重一些,我现在也只能将他封印在撑天柱了,以此留住他的性命,不然他这样暴走下去,迟早会灵力枯竭而死的。”

    “难道真没办法让他恢复理智?”萧元再次问道。

    “没有……”离水摇了摇头,道:“这或许就是天龙一族的命吧,被魔神诅咒的可怜一族。”

    “这家伙,若是能够恢复理智,战力也将倍增,因为九幽魔血的威力还在,不然他不会暴走的,你的火焰只不过是把九幽魔血必死的结果给改变了!”离水认真的道:“或许有着办法恢复他的理智也说不定,只是办法还未找到而已,就先将他封印在这其中吧,待得日后找到了能恢复他神智的古术再说吧,说不定还能保存那释放九幽魔血后的战力呢。”

    “嗯……”闻言,萧元点了点头,现如今的情况,也只能如此了。

    当下,他收回了心神,一心放在了炼化虚影的灵魂上。

    此刻,整个虚影灵魂已经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可是他们几人感觉体内已经快要装不下这庞大的力量了。

    这可让萧元有些头疼,他的目光也再次望向了离水,那意思很明显,是希望离水帮他们一把,换种说法,就是打算分一点虚影的灵魂力量给她。

    然而离水却是怂了怂玉肩,那模样对虚影的力量丝毫不感兴趣一般,她只是将封印住龙翎儿的撑天柱召回了手中,然后扔到了萧元的一旁,这才转身朝远去缓缓走去:“不要问我任何问题,以后你自会清楚的。”

    “我们还会见面的。”离水根本不管萧元几人的死活了,即使她知道萧元几人吸收虚影的力量有些勉强,仍旧选择离去,并且在离去之前,她知道萧元有问题要问,索性先将萧元的话给堵住了。

    就这样,看着缓步离去的离水,萧元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接下来怎么办才好。

    “怎么?你舍不得?”然而,小不点的声音响彻在了萧元的脑海中,那语气,显得有些嗔怒。

    不知怎的,她看见萧元什么事都想问离水,她很不爽,甚至听着萧元刚才和离水一连串的谈话,她更是不爽。

    不过她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仍旧闭目,安静的吸收着虚影的力量。

    “你不安心镇压吸收这魔物的力量,跑来我脑海里干嘛?”萧元没好气的道:“你的伤还未好,怎么也有心情来管我的事?我舍不舍得她好似并不关你的事吧?”

    “你……”小不点被萧元这几句话气得够呛,紧闭双眼的身躯明显的动弹了一下。

    而她本就才稳住的气血,因为萧元的这几句话,明显的又紊乱了些。

    “姑奶奶,你这到底是在干嘛?好端端的,怎么管上我来了?”感觉到小不点气血紊乱之下,影响到了几个人吸收虚影灵魂的力量,萧元急忙道:“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

    他也有些怕小不点会伤势变重……

    “不行,你得答应本姑奶奶,以后不许见她,不然……不然本奶奶就不理你了。”小不点有些坚决的声音在萧元脑海中响彻,而当她说完这话时,她自己的身躯不禁再度一抖,并且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绯红。

    “可恶,这家伙爱怎样与本姑奶奶何干?”小不点一脸绯红,微眯了一眼萧元,心中道:“本姑奶奶这是怎么了?”

    “额……好吧!”萧元为了稳住小不点的伤势,为了让众人能够平稳的继续吸收虚影的灵魂力量,这才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实在不清楚,小不点这是怎么了?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呀?

    ……

    “小心……”离水已经远去,她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天边,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突生,一道危险无比的气息直接从萧元几人的不远处暴起,击中了远在地平线上的离水的心脏部位。

    霎时,血花四溅,大寒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