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武炼仙尊> 第八十三章 命运

第八十三章 命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楼小月惊人的分析力,众人倍感震惊,看着她的目光,宛如在看先知一般。

    至于她为何能像无所不知一样,当人们知道她是来自楼镯世家后便立即释然了,那可是传说中的智慧之族。

    所以,当下炎汐便将这段时间皇城中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了楼小月....

    如今,众所周知,炎九阳最为忌讳的就是三大势力的余孽扰乱平民,伺机作乱,而此次的暗杀事件,更是牵扯到炎汐公主。

    所以炎九阳对此是相当的重视,严令彻查,甚至是每半个时辰就让外面的探子汇报一次,士兵不停歇的来回巡逻...皇城的戒备顷刻间加强了几倍。

    并且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几位皇子是铁定不敢派人刺杀萧元的,因为牵扯到炎汐,炎九阳肯定会震怒的,只要不是白痴,几位皇子是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毕竟这关系到他们在炎九阳心中的地位....

    至于林烈,他却可以没有丝毫的顾虑,他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闲散侯爷,地位比普通人高贵一些而已,并且他身为这次叛乱战争中的大功臣,绝对没有和三大势力余孽勾结的理由,就算是怀疑到他那里去,只要没有真正的证据,炎九阳也不会拿他怎样。

    剿灭三大势力的战争中,看似凤炎国力压各个门派,让他们都投靠了朝廷,但却不是真心实意的投靠,所以,现在整个门派势力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如果炎九阳随意的将林烈斩杀,其他的门派势力会怎么想?林烈可是大功臣,连这样一个大功臣都要除掉,那么自己等人呢?那岂不是迟早也要除掉?

    这会对一场叛乱埋下祸根...所以,一般情况下,炎九阳是不会动林烈的。

    并且只有萧元和林烈的恩怨才有这么深,才敢不顾及炎九阳的忌讳而刺杀萧元。

    “林烈?”所有人的完全的明白了过来,眼中皆是多了几分冷意,显然,他们已经将林烈当初仇人看待。

    “林烈..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汐儿,离我出征还有多久?”萧元问道。

    “父皇知道你的伤势严重,特意将出征的日子延迟了一个月,但是昨日已经让赵冀领兵率先出征了!”炎汐淡淡的道,眼中有些惋惜之意...若是萧元没有受伤,昨日已经出征了。

    因为炎九阳的信任,再加上赵冀自身出神入化的实力,所以养成了他飞扬跋扈,不讲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性格,表面上他很尊敬极为皇子,但实际上根本没将他们当一回事。

    “赵冀?汐儿你不用担心,此次定然是我们翻盘的好机会!”一听到赵冀,萧元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弧度,邪邪一笑。

    “嗯,我相信你,萧元,此次有了楼小月姑娘的帮助,就算出征危险重重也能绝处逢生,我已经觉得将楼小月姑娘纳入兵部,当作你的行军军师,你没什么意见吧?”炎汐缓缓道,虽然从古至今没有女人从军这个说法,但是在炎汐看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更加的是,炎九阳已经颁布了文昭,凤炎国的女人可位极人臣,登临皇位,连这两种都可以,那么从军又有什么不行?

    并且楼镯世家,传承了数千年的智慧世家和傀儡道世家,凡是从这个家族出来的人,都是聪明绝顶,知晓天下事,精通推算。

    楼镯楼兰主文道,大炎王朝主武道,能够与天下第一王朝齐名的世家,岂是浪得虚名的?

    但是让炎汐有些不能理解的是,这样强大的世家为何会跑来帮助自己,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萧元?

    而这点,也是萧元心中疑惑的,这样一个强大神秘的家族,居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辅助自己....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萧元并未拒绝,点头笑道:“这些事情由汐儿你安排便是...!”

    “嗯,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一切事情的,你先休息,我出来的时间有限,出宫前父皇怕我再遇暗杀,所以只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我要尽快赶回去!”炎汐有些不舍得道。

    “你去吧..!以免皇上担心!我也并没有什么大碍了!”萧元缓缓道。

    “嗯,那我先行回宫,你们几个好生辅助萧将军!”炎汐对着楚离几人和她的几个心腹道。

    “遵命...,公主!”几人恭敬的道。

    当下,炎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而楚离几人也是恭送了出去,房间中只剩下了萧元和楼小月,就连月岚、盘荒、萧林都退了下去。

    “小月姑娘,说说我们的问题吧,那天你为何突然出现在那里,并救了我,别和我说是巧合!”萧元叹息了一声,问向楼小月。

    “呵呵,你说得倒轻巧,天下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你可知道那钨钢傀儡可是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打造出来的,用了整整五万两黄金,乃是四级傀儡!为了救你,完全报废了,我可是肉痛了好一阵子!”楼小月却是佯怒道。

    萧元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的疑惑之色更加浓郁,像是通过眼神在询问楼小月什么。

    然而,见到萧元的眼神,楼小月却是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我只知道,我自己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来掌握!”萧元沉思了片刻后,回答道。

    “你说的不错,其实每个人的命运都应该由自己来掌握,可是当我们每个人拼命的想要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也或者认为已经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到得最后才发现,我们所做的一切,和认为自己掌握的命运,也不过是命运的安排罢了!”楼小月没有否定萧元的话,却是以另一种方式阐述了命运。

    听完此话,萧元眼中的疑惑消失,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收回了目光,呆呆的望着上方的床帐,命运应该就是如此吧!

    就如同自己,莫名的来到这个世界,难道不是命运的一种安排?